繁体版 简体版
新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仙话:棠花劫 > 番外:我就是罢工了,你们能奈我何?

那日官旭叔说与我家绝交,不过是表达不满而已。在又过了小半月后,蓝姨娘终于回来了,官旭叔乐得红光满面,把那天说的什么桥什么路的话忘了个一干二净,继续来找我爹剑拔弩张,同仇敌忾,破釜沉舟,欲盖弥彰,得意忘形……

说到官旭叔的妾室蓝姨娘,我还是很喜欢她的。她每每从娘家回来都给我带各种海里才有的吃食,新奇的很,这次也不例外,她回天宫时顺便给我带两斤墨鱼干。

我嚼着鱼干,见蓝姨娘好像有话要与我说,就大大方方的说,自己愿意听听她这一次的突发奇想。

她神秘兮兮凑过来:“云云,你可曾怀疑过你不是你父神的亲儿子?”

我从未想过。她继续道:“我这几天在龙宫闲着无事,可是听说了一些你娘过去的传闻,在天宫这可是人人都要保密,不能说的。”

我不住的搓手,好奇的很。蓝姨娘靠的很近,在我耳边耳语道:“现在一统妖魔二界的黎傲圣尊从前可是你娘的旧好。听说,你爹和你娘从前谈恋爱的时候闹别扭分开过一段。他得了空隙便娶了你娘,为讨你娘欢心,他那时把北祁后山亲自一点一点种满了花。但是你娘对你爹的情谊未了,且和黎傲婚后才发现的性格不合,这便离家出走去了凡间。后来二人吵得太凶,黎傲一气之下就写了休书,休了你娘,又一赌气下凡做了妖。你娘得知了内情心里愧疚得很,这便又与黎傲生出了一分不同寻常的情谊,还曾偷偷下凡去探望过他。”

这话听得我一惊一乍,虽不是全能明白有些词的含义,但大概意思也能摸个清楚。我担忧的问道:“我爹知道这事么?”

蓝姨娘唔了唔,捏着下巴严谨道:“应该是知道的,要不怎能谁人都不许在他面前提这个黎傲呢。”

蓝姨娘有了一丝疑惑:“你生了近一千年,你父神母神成婚两千多年,这个时间相减一下有很大问题嘛,结果该是……”

我学堂的算术课里还未教到四位数的加减法呢,所以最后的计算结果还是要仰仗蓝姨娘告诉我。

但此刻我头脑也未闲着,我隐约记得凡间有处地方叫襄阳西烟花路的,爹娘嫌天宫时辰过得太快,便赶在我上学的工夫去那住上一阵子。难道那个地方和这个什么黎傲圣尊有关?

我想不通。

蓝姨娘突然大喊道:“呀!我知道了!”

我赶紧凑过去,想听听看蓝姨娘计算的两千六百七十二减九百零四是个什么结果。

蓝姨娘坚定道:“偷情啊,偷情!这绝对是偷情。”

偷情?这是个什么数?学堂的夫子好似没教过啊?我课上有认真听讲,不应该就突然忘了这么特别的一个数儿啊。

是不是我爹的儿子,在送走了官旭叔一家后,我得空问了我娘。但这话突然就被爹听了去,我以为自己是要挨打的,谁成想我爹却笑着对我娘说:“云云自己一个人太孤单,都开始胡思乱想了,要不咱们再要一个孩子吧。”

然后,还没吃晚饭的我就被送出了他们的门……

“偷情”是个什么数,这个难题困扰了好多时辰我,我觉着只有更努力的读书,才能破解这高难数学中的奥秘。是以,在娘叫我来吃饭时,我很是不情愿的放下了手中的《经编天宫奥数题选》。

晚饭依然还是吃红烧肉啊。

而今我眼见红烧肉就像当年我娘怀我时眼见我爹一样,气不打一处来。

我是个儿童,太白金星爷爷说我要补充营养,均衡膳食,便给我开了一堆花花绿绿的名叫维生素的仙丹。他说:“你家里顿顿吃肉,唯有吃了我这新研制的丹药方可满足一日所需的全部营养。方可长得高,身体棒,更聪明。”

我想,若是我家不顿顿吃红烧肉,我是不是也省了吃那些个花绿的小球了。除了我娘和我那我娘做什么都是对的的爹,别人谁能受得了顿顿吃肉,还全都是红烧,连清蒸都没有,真是生气。

我娘怀我时看见我爹便气不打一处来这事儿,我还是听盈安说的。

在我被确定存在于我娘肚子里后,太上老君爷爷来了,交代了我爹一大堆的不准,便又走了。而后我爹就陷入了为期三天的或喜或忧,亦喜亦忧,时喜时忧中。

第四天,我爹失踪了。

我娘性格大变,抱着盈安天天哭,说什么早就知道男人靠不住,谁料到神仙的男子也一样靠不住,说变心就变心了,有家不回在外面沾花惹草,还说等我爹再出现,一定就跟他和离。

我爹第七天又回来了。我娘扑过去猛的就闻我爹身上的衣衫。搞得我爹很是惊慌。随即我娘又哭上了:“你不但在外面沾花惹草,还连日子都过上了,你都没给我做过饭吃,竟是在外面给别人做饭。你跟你的新欢恩爱去吧,别再回来了。”

我爹很是无语,我娘又哭道:“你是不是下界找蔓阳去了?你舍不得她受苦,才替她求得情,免了她的牢狱之苦。她下凡时一众仙娥都看见了,你和她在南天门依依不舍的,你定是觉得和我在一起无趣了,便想起她来了……”

我爹长叹道:“我那时只不过是送送她,怎么就成了依依不舍了?她从前并不是大奸大恶的女子,再者她照顾我那么久,我总要还把欠她的情分还清了……”

然后我娘又想起了什么我爹私藏了一柄来历不明的女子的短剑之事,我爹又解释道:“当初你补魂后并不是所有的事都记起来了,那短剑本就是你的,何来的来历不明一说?”

我娘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捂着耳朵,就是不听我爹的解释。

我娘被确诊患了产前抑郁症,但这种病症天庭那时无人能治,从前是有个精通心理学的仙子,可后来下凡去当作家去了。最终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大家只能小心躲避我娘,不刺激她,也不被她刺激。

首当其冲,我爹成了我娘第一关注并刺激的对象。在我娘威逼利诱的一再追问下,我爹百感交集的道出了他失踪三天的去处。我爹当时说了,他去下凡寻什么望江楼一个厨子的孙子的孙子,学习红烧肉的做法去了。但那孙子的孙子并未从事厨师一行业,我爹又转站了许多凡间酒楼,一一品尝红烧肉后,寻了个满意的厨子,后才拜师学习的如何烹制红烧肉。其中曲折颇多,这才耗了三天的工夫。

我娘起初不信,我爹走一步她跟一步,生怕我爹再失踪了。但当我爹亮出了震惊全天宫的红烧肉后,我娘不得不信了。反过来我爹开始寸步不离的跟着我娘,我娘觉着自己的自由被剥夺了,很是气郁,便跟我爹生闷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