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DNF之鬼剑神 > 我一天刷两次牙

两位强者却因为角度关系没有看到赵然脸上宛若流星般一闪而逝的晶莹泪水,可是即便是看到了又如何呢,在强者为尊的地方即便是相对单纯的学院那也是容不下弱者的,更容不下眼泪。

烈风和赵然血脉相连又是赵然第一把武器,烈风断裂的一瞬间赵然心中忽然生出空荡荡的难受感,好似心中空出一块,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只是还没等赵然难受多久更加空荡的空虚感潮水般涌来,那是斗气耗尽的体现,毕竟赵然还只是剑师修为,硬抗一位大剑师巅峰的剑气已经是惊世骇俗,体内斗气耗尽昏迷已是最好的结果了。

“唉!东院长下手未免太重了!”秦老何等修为,一眼便看出人群中赵然,不想多日不见赵然一身修为更加浑厚,凛然剑气却越加隐晦,居然可硬抗王源一道剑气,只是性子外柔内刚轻易不低头。

原本以为王源只是略施惩戒点到即止不想王源竟然下手如此之重,王源此举却是让秦老有些措不及防,待到想阻止时却是有些晚了。

“想不到王城还有如此少年,相较于秦老年轻时怕也不逞多让。”王源心念一动明黄剑气便消散于无形。

“秦老见笑了。”王源一心想在秦老面前露一手却不想随手施为竟不能压倒下方之人,自觉有些丢脸的王源下意识催动剑气再次压下又被赵然化解,恼羞成怒下不想出手过重碎了赵然的武器更是把人打成重伤,心下也是懊悔惭愧不已。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说来我与此少年还有些渊源,东院长出手却是太没有分寸了。”秦老摇摇头。

“这!晚辈身上还有一支黄金级炼药大师炼制的的伤药,权当做赔礼了。”王源顿时阵阵苦笑,这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弄巧成拙半点好处没得不说还平白得罪秦老的后生,至于秦老此等身份自然不会和自己一般见识。

“赵然,你没事吧!”人群分开时叶瞳便发现被压在剑气下面的赵然,现在见赵然昏迷过去当即飞奔过去扶起赵然,下意识看向虚空某处,像是想到什么瞳孔微微一缩。

只是叶瞳戒备许久也不见出手之人有什么新动作,便皱着眉头冥思苦想起来,对周围人的指指点点丝毫不在意。

不出片刻东极学院走出一对俊男俏女,二人皆穿着东极蓝袍制服的学生,模样倒是有五分相似。两名学生走到叶瞳面前轻声说了些什么便见叶瞳把赵然交到二人手中。

不说王源心中如何感想,秦老心下却是有些惭愧,以秦老老辣的经验王源心中的一点心思又怎么能瞒过他,稍稍一想便理清了个中缘由,不由微微一叹。

转瞬间七日已过,此时东极学院早不复入学考试之时那般热闹嘈杂,想来也是,若学院天天人声鼎沸如菜市场一般其中学生又该如何静心修炼。

无法为学生提供得当的环境学生境界实力不够那么这所学院离破院也就不远了。

即便如此东极学院有个地方即便是一年中最为热闹的招生考试之时也是异常安静,那便是东极藏书阁。此时藏书阁一层大厅正有一黑发少年静静看书,不小的书桌上已经堆满了各类书籍,几乎要把黑发少年埋在书堆之中。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被一道剑气打成重伤的赵然。

三天前赵然已然苏醒过来,王源东院长的黄金级伤药有着不亚于小红药的药效,对赵然的伤势有些作用,否则赵然也不会苏醒如此之快。

…………

东极学院药师院中一间装点简约却又让人心生宁静的单人观察室中赵然双眼微微颤动,此时的赵然脑海中还是一片空白,长时间的昏睡让赵然有天旋地转之感,极不舒服。

片刻后赵然才稍稍感到好受一些,慢慢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所处的是一个安静的房间,房间内只有一张病床和放东西的柜台,白色低矮的木质床铺散发着清香让人心神安定。

木质小床靠着排放着清心草的玻璃小窗,窗外是一片药园,不少常见的药材都可以见到,看着这些药材的分布倒是似乎加入了园艺学,颇为美丽。再远处便是习武场,不少热血少年正在习武场上挥洒汗水,或练习武技或打熬筋骨又或者相互切磋,遥遥还可听见隐约的哼哈声。

脑海依然混沌的赵然下意识运转疾风诀,斗气像是乖巧的孩子顺从的在身体各处流动,青色斗气化作一阵阵清流滋润着过度运转斗气而受损的经脉,脑中的混沌之感也随着斗气运转缓缓消散。

稍微调息了半刻赵然便若有所思的停了下来,半刻钟的思考赵然已经大致理清了自己的处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